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分豆教育于鹏我们现在的教育也许都是错的-【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7 12:33:13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分豆教育于鹏:我们现在的教育 也许都是错的?

“如果你不关心国家的教育政策,河南头条网消息:,那是死路一条;如果你追随国家的政策走,必然是血路一条,各人都在竞争,拼得一塌糊涂;当你能够预判国家政策走向的时候,你走得是一条中路;当你能够引导国家政策的时候,你走的是一条大路。”

在教育圈,分豆教育是一家比力“奇葩”的公司,从创立到新三板上市,没有进行过一次融资。在5月13日第七届(2015)全国培训行业招生人峰会上,一向低调的分豆教育董事长于鹏做了主题演讲,突然饰演起“大炮”角色,炮轰当前教育行业弊病,对当前流行的在线教育,他甚至加以否定并与之划清边界。

以下为于鹏在当日大会上的演讲内容。

当念书不能改变命运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分豆教育。分豆教育是谁?有两点:第一,我认为我们应该是国内最顶尖的优质教育资源提供商;第二,我们是国内首家云智能教育系统研发商及运营商。分豆教育的使命是什么?回归教育本质,重塑教育生态。我们所做的事,就是将优质教育资源与创新科技相结合,打造一个云智能教育生态系统。听到这些词,各人可能会觉得有点儿虚,接下来我会跟各人详细讲一讲。

关于分豆教育的创立历程,这中间有几个小故事。我从人民大学结业后,一直从事教育;我此刻的合伙人尹志远,从北大物理系结业后,去做了IT,就是所谓的软件外包,包罗此刻佳能相机的人脸识别技术,最开始就是他们研发的。2010年9月份,我对尹志远说,你做这些软件外包,做完后交给别人了,就相当于给别人“代孕”,不如我们一起做吧,我们一起做教育,一起生个“孩子”,然后我们一起抚养。尹志远也是一个有教育情结的人,于是我俩一拍即合,就做起了教育。

我们为什么做K12教育呢?这里面有两个小故事。2010年,我遇见了北大的李岩松副校长,我们一起聊天,发明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考上北大、清华、人大这些名校的学生,有90%多来自都市,来自农村的孩子不到10%;这90%的学生中,又有60%—70%来自重点中学。还有一次,我去陕西开会,有一位发言的是西北工大附中(陕西最好的中学)的王永智校长,他给我们看了几个数据,整个全省高考前100名,西北工大附中有60个;前200名,有100多个;后来说到前3000名,他说对不起没这么多了,因为我们没那么多学生。

这说明什么?如果你是农村的,如果你长短重点中学的,你想考上北大、清华,可以说没什么戏,并且你还得拼命上培训班。这两件事情对我的震撼非常大,我就跟尹志远讨论,我们应该改变这种现象。说实话,我和尹志远,虽然考的大学还可以,但我们都来自贫困家庭,不是重点中学,那时也没有什么培训班的概念。尹志远来自天津蓟县的一个农村,靠着本身的努力考上北大。我来自哈尔滨的一个军工厂家庭,1996年我为什么要考人大?因为人大其时学费自制,一年1200块,北大是2500块,读人大四年可以节省5000多块钱。其时这5000多块钱对付我家庭来说可是不小的承担,那时我父母赶上下岗,一年只发两个月工资,我上学时我父母借了5000元,我弟弟因为我,也只能上军校,我弟弟在国防科技大学一直读到博士,都没要家里一分钱。

可以说,我和尹志远都是通过念书改变命运的,那时候,我们还可以通过念书改变命运,可此刻,这太难了! 我跟尹志远讨论,我们这种考名校的人,就必然是重点中学的、上辅导班的吗?其实不是,考名校都是有要领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些要领教给那些学生们;如果我们能够把重点中学的教育资源教授给他们,找到科学的要领后,他们也能考名校。于是在2011年1月,我们创立了分豆公司,其时叫分豆宝典,谐音“搏斗”的意思。

2011年3月,我们跟中国国际教育交流协会的带领谈,要把国内重点中学的教育资源输送给所有的孩子,他们一听非常支持,我们就告竣了战略合作关系,签约的那天教育部副部长也出席了典礼。2012年8月,我们研发了慧学云教育系统,其时叫慧学云海,另外我们开始跟一些重点中学签约;到了今年4月份,我们已经签了16个省的33所名校,这些学校包罗北师大附中、天津南开中学、河北衡水中学、西北工大附中等等,它们在本地都是数一数二的。固然,我们后来还做了很多公益,包罗“千校万人”打算,把我们的系统、课程等免费送给那些贫困学生,这些后来还获得财务部、教育部、中国教育成长基金会等支持。

1234下一页

转载请注明出处。

食品包装袋定制厂家

电话录音盒

广州废铝回收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