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韩安国是怎么用一句话就让灌夫丧命的

发布时间:2021-02-03 12:03:09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韩安国是怎么用一句话就让灌夫丧命的?

对一句话让灌夫丧命的韩安国,是智者,更是尽责老兵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关于韩安国的故事,据《史记·韩长孺列传》记载,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他曾经在邹县田先生那里学习过《韩非子》以及杂家学说,知识面比较宽广。之前木林曾写过一篇关于晁错的文章,说这个法家代表人物因为激进强力而成为了各方攻击的对象,韩安国这个法家人物,他确实比较稳重和灵活,还出奇地得到了儒家史官们的好评,太史公就说他:“韩安国为人深明大义,有大谋略,智谋足够用来迎合世俗,可是他这样做都出于忠厚之心。天子也认为他有治国的大才。”

二是,吴楚七国之乱时,他担任梁孝王刘武的中大夫,曾率军抵御吴军立了大功,以善于防守成名,这也就决定了他在战斗中,轻易不会主动主动。公元前133年时,武帝决心在马邑伏击匈奴时,韩安国被任命为作战总指挥,因为计谋被匈奴单于识破,结果无功而返。

三是,公元前135年时,在大将军卫青还有独挡一面之前,韩安国在对匈奴请亲问题上是主和派代表,以“占领匈奴不适合耕种的地没有价值;之前汉军在与匈奴作战时,败多胜少,此次胜负难料;强驽之极,矢不能穿缟素;冲风之末,力不能起鸿毛”等说法得到了众人的赞同,和亲政策得到的延续执行。

四是,在化解梁王与景帝和窦太后之间日趋僵化的关系中,他就梁王出行用天子仪仗的事情,通过长公主刘嫖向窦太后和景帝委婉地表达了梁王最多就是想向诸侯矜夸,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皇上和太后爱他,从而让他(她)们之间的亲情更加欢洽。当朝廷在梁国对袁盎等大臣被刺事件进行调查时,他从太上皇刘太公与高祖刘劝邦、景帝刘启与废太子临江王刘荣的关系入手劝谏他,“治理天下,终究不能因为私情而扰乱公事。虽有亲父,怎知他不会变成老虎;虽有亲兄,怎知他不会变成恶狼!假如太后去世,还能依靠谁?”听劝的梁孝王逼迫相关人员自杀谢罪,梁国事件得到了圆满解决,韩安国也因此更受景帝和太后的器重。

从这两件事来看,韩安国具有高超的政治谋略,他不仅懂得通过打亲情牌来化解矛盾,更能结合具体的事件以及背后的关系来劝谏梁王,为梁王化解了眼前的紧迫危机,将各种复杂关系处理游刃有余。这种能力,怎么看都像是未来的丞相人苗子!

五是,韩安国曾两次因犯法被判罪。比如,他在调解了梁孝王与景帝、窦太后的关系后,曾因为犯法被下狱,认识了田甲;他在梁孝王去世后,因犯法失掉官职,赋闲在家。韩安国因犯罪被关押在蒙县,蒙县的狱官田甲羞辱他时,他说:“死灰难道不会再燃烧吗?”田甲说:“再燃烧就撒泡尿浇灭它!”没过多久,韩安国重新被启用为梁国内史时,田甲吓得逃跑了。韩安国就发出命令说:“田甲,你如果不回来就任,我就灭掉你的家族。”田甲光着上身前来请罪,韩安国笑着对他说:“你可以撒尿了,你们这些人值得我处理吗?”最终还是很友善的对待了田甲。这个田甲虽然话说的不好,但他应该还是坚守并认真履行了自己职责的。

写到这里时,让我想到了那个甘受跨下之辱的韩信,他们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就,不仅是自身的谋略超群,更主要的还是在于胸怀肚量,能以德报怨地对待那些曾经侮辱过自己的一些人。

六是,武帝刚继位,武安侯田蚡当上太尉时,韩安国曾给他行贿送过五百金的礼物,结果被提拔任命为大司农。六年后,田蚡当上丞相时,韩安国又被任命为御史大夫。太史公说他:对财物很贪婪。不过,贪财的韩安国并没有因贪财而受到过追究,也没有因为以田蚡为首的王氏外戚的倒台而受到牵连,也没有因为贪财而忘记举荐那些廉洁的士人,他更是在田蚡去世之后,被武帝任命为了代理丞相。

搞笑的是,他因为从车上跌下来跛了脚而没有当成丞相!之前在战国时期,也有人曾假装从车上跌下来过,就是那个以纵横之术名闻天下的秦国丞相张仪,为了拖延而给楚使耍的花样。

写到这里时,临时插一句,汉武帝时期总共有十三位丞相,他们分别是卫绾,被免职;窦婴,免职后因罪被杀;许昌,免职;田蚡,因非正常死亡离职;薛泽,免职;公孙弘,正常死亡离职;李蔡,自杀;庄青翟,被下狱后自杀;赵周,被下狱后自杀;石庆,正常死亡离职;公孙贺,下狱死,全家族;刘屈牦,下狱腰斩,妻枭首;田千秋,辅佐昭帝。只是不知道韩安国他是真的因为年老行动不灵活,还是有其它什么原因为了不当丞相而故意这样做的?

七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当卫青等新贵越来越尊贵时,韩安国因为年老再加上保守的政策,逐渐被排斥疏远,贬官降职,从代理丞相,变成了中尉、卫尉,很不得志。匈奴入侵雁门时,受命率军驻扎在渔阳,因兵败损失惨重而受到使者斥责;希望能够罢兵回去,却被皇上命令越发地向东边迁移屯守,心里郁郁不乐,几个月后因生病吐血而死。

看完韩安国的主要故事之后,很多人都说他是“官场老油子”,只知道为自己谋身处事,我不怎么认可这种说法。

韩安国最大的圆滑在于他通过给田蚡行贿,让自己从诸侯国的属官变成了中央政府部门的高官。他以梁王属官的身份,去调和梁王与景帝、太后的关系,甚至于劝说梁王恰当地处理大臣被刺案等,不排除防备因为梁王的谋反而让自己受到牵连,但更多的是基于自己的职责,协助领导妥善的处理政治危机事件。

第一次在朝堂上的对匈奴政策辩论,是他基于对国家的军事实力的准确估量,再加上对前期国家政策延续,让他敢于大胆地说出并坚持了和亲政策。当大行王恢说出那个惊天大伏击计划并得到武帝的支持后,他没有再坚持以和为主,而是以率军执行这个强有力的实际行动来支持年轻的天子,虽然无功而返,但也没有贪功冒进。

如果他油,他就不会在匈奴犯边时带领军出征;如果他油,他就不会在后来的渔阳驻扎时建议让绝大多数军人回家耕种而受到袭击;如果他油,他就不会在乎天子的斥责,就不会郁郁而终。他之所以在最后远离了政策中心,是因为他的意见与汉武帝对匈国策相违背,虽然在大的国策上他尽不了多少力,为皇帝提供不了多少有意义的建议,但他依然相信自己还是一位善于守城的将军,以一个老兵的身份,在对匈作战前线站好最后一班岗。

他的谢幕,不是快活地在后方享受了终老,而是在前线带兵作战时,因为郁郁不乐,生病吐血而死的!

容声冰箱一直响怎么回事

冰箱运行的时候声音大是什么原因

海尔立式空调吹风不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