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强北阵痛后转型硬件天堂创客风起

发布时间:2020-03-10 11:12:15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电子第一街向创客天堂转型,华强北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客团队。鲁力 摄

深圳华强北曾以生产制造闻名,不过那时候的它,生产制造力大多数体现在强大的仿制能力上。经近十几年的发展,这里培养出了成熟的产业链,让下一波硬件革命由此酝酿成为可能。

近日,记者骑行来到这条中国电子第一街发现,数百名创客已在这里制造了自己的智能手环、机械手臂、金鱼缸机器人;英特尔、微软、高通等国际巨头也纷纭瞄准这里,谁都想在深圳的硬件产业链上分一杯羹。

这些年,深圳华强北产生了甚么?

曾的光辉

山寨时期,华强北一款山寨手机从开发到上市仅仅需要一个半月,那时候,商家竞争最典型方式是打价格战,和研发产品百变的外形

4月20日凌晨,雨后的阳光恰如其分地洒下来,深圳华强北开始了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一天。

40出头的朱宁(化名)已在华强电子世界深圳2店的铺面里忙着叠放电阻电容元器件,这天上午他要出货3000多万盘电阻件给内地一个客户。

2007年,他和夫人双双从老家辞职,一家3口南下深圳,刚起步时,朱宁在mm的华强北档口拉单,打了一年工后,他决定自己出来做炒货,即客户下单,他们在市场里找货,把所有配件配好供货,以从中赚取一些差价。

朱宁吃的已不是炒货的头啖汤。

2006年,珠三角遍及系统集成商,朱宁们大多在这些集成商里拿到国外的元器件做组装,或依照国外的图纸做一个山寨产品,再返供市场。

据报道,2006年深圳高新技术工业总产值超过6000亿元,首次在全国大中城市排名第一。这一年,深圳手机厂家多达4000家,山寨时期竞争最典型的方式就是打价格战,和百变的外形,你出50款我出100款。朱宁说。

特别在2008年,华强北这个位于深圳市中心、占地1.45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创造了4项全国第一:电子专业经营市场面积第一、经营电子产品品种型号第一、市场销售额第一、市场辐射影响力第一。是年10月,中国电子商会同意授与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华强北也由此成为珠三角乃至中国电子业的窗口。

由于大部分都是组装,那个时候一款山寨机从开发到真正上市只需要一个半月。朱宁说。生意最好时,一个月能进账2三十万元,最少有三四十家客户,请了好几个业务员。

倒逼的演变

大浪淘沙,历经产业升级阵痛的生意人意想到,每一次的科技浪潮都是革命,没有自主品牌,一切又要从头开始,归根结柢,研发才是立足之本

寒冬很快杀到。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外品牌商开始大举取消定单,深圳的很多集成商也因此没了源头。加上海外市场的需求萎缩、人民币汇率上升,利润空间被极大紧缩,迫使本土厂商不能不将市场从以出口为主转为出口跟国内市场并重。

要撬开国内市场,不能像代工时期那样只要合成生产出来就可以。朱宁说。

也就是从那时起,深圳本土手机厂商数量急剧下落。到2012年只剩400家左右,不到高峰时期的1/10。

市场奥妙的变化很快就反应到华强北的卖场上,其中,浸淫最久的华强电子世界最能说明问题。

过去柜台、铺面都相当抢手,管理方还得略微预留空档以进行市场调节。华强电子世界深圳2店负责人坦承,该店的铺位从2013年开始就没有再涨过租金,虽然这样,续租率在近两年依然走低。

很多商户都失去了国际市场的定单,这是一个致命的转折。朱宁说,尤其是随着国际数码产品智能化趋势的增强,曾只是玩玩外形变化的山寨机必须向智能转型才有可能活下来,但绝大部分的山寨机公司都不掌握内核技术,无创新可言。

另外,电商的突起也令华强北这个山寨之都加速走向山寨废都。

瞅着生意一天比一天难做,朱宁在2010年不再捣鼓山寨机,转而向电子元器件市场进军,同时意想到品牌质量的重要性。

他专心做起了台湾某知名元器件供应商的代理,由于质量好,长三角的一些厂家成了他的常客,每一个月稳定有100多万元的营业额。同时,他还跟潮流地开发了网上销售平台。

创客的孵化器

生产效力高、成品控制严格、细分周密华强北作为硬件天堂的这些优势,再结合创客们的创意,强强联合,就能给世界欣喜

演变的不仅是意识,还有山寨产业链留下来的红利。

4月23日的午后,华强北卖场外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地铁线路施工的围闭并没有阻挡人们的视野,数幢大厦外墙悬挂的硕大招商户外广告仍然吸睛。

华强电子世界就矗立其中,正对面是高耸入云的赛格广场292米的深圳市第三高楼,它们连同明通数码城、龙胜手机批发中心、赛博数码广场、桑达电子通讯市场、曼哈通讯数码市场,和新晋的世纪汇大厦等,共同构成了华强北的新核心。

在冷冷清清的人群中,几个外国人也在货比三家。

走到楼下,就能在电子元器件店铺买到一盒传感器,价格不到美国的1/3。19岁的汉娜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的学生。在美国3个月的时间可能只够收发各种元器件及测试,但在深圳,基本可以完成一个项目从采购元器件、生产到品牌设计。

曾的山寨生态刺痛了华强北,但也成绩了一条独特的供应链:手机制造一条龙在深圳被分割,构成固定流程,由不同的小公司分担。当山寨潮退时,这些小公司浮出水面,从下游的元器件商、主板集成商、方案商,再到模具、组装,一应俱全。

在这里可以接触到全部产业链,找到合适生产产品的合作伙伴,能方便灵活、快速便宜地生产出产品原型,以适应将来大规模的生产。2012年,法国人希瑞尔把他的硅谷硬件孵化器公司HAXLR8R(现为HAX)搬到了华强北。

据介绍,HAX从落户深圳开始就每一年定期面向全球招收创客团队,初时每期10队。除给每一个团队提供2.5万美元的资金资助,还在为期111天的孵化期内为他们提供设计和生产指点、商业推行和融资方面的培训。从2012年开始至今,HAX已连续举行了6期孵化项目,90%都能投入商业市场运作。

深圳也由此成为一些优秀大公司扩大领先优势的必争之地。

从2013年5月起,英特尔新任CEO科再奇三次访华,每次都到深圳,在深圳,他没有见大佬级别的公司,而是忙着笼络那些键盘、电池和主板集成商;2014年秋季,微软CEO萨蒂亚出现在华强北的街头,中国是他接掌微软后第一个造访的国家,而深圳是第二站;全球芯片巨头高通也看上了思路国际团体对研发的坚定投入及深圳巨大的方案提供商市场。

深圳硬件产业链还为硬件电商带来了全球生意。深圳本土企业Seeed Studio是全球首批开源硬件商,在全球有300多家代理。与eBay相比,背靠华强北的Seeed Studio能够保证货源的充足。

4月中旬,华强实业正式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同意公司以现金出资1000万元设立深圳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有限公司。这里有硬件创新和设计所需的各种元器件,有完全天然的优势。华强电子世界深圳2店负责人说,成为创客孵化中心也是政府及人们对华强北的转型期待。(记者 谢苗枫 邓翔 实习生 欧维维)

成都到承德物流

成都到信阳货运专线

成都到库尔勒市物流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