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五大水企争夺长白山矿泉水保护区内任意排污-【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3:32:06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五大水企争夺长白山矿泉水保护区内任意排污

【灌装与标识】在吉林省靖宇县,当地人最乐意向外人炫耀的有两件事:一是这里冲马桶用的都是矿泉水;二是全国喝的矿泉水都产自靖宇。尽管这样的说法略显夸张。

靖宇遍布山林的矿泉、厂房林立的水企、满载货物的卡车以及随处可见的标语,都告诉初来此地的人,这不是一个平凡的小城。这座位于吉林省东南部、松花江上游、长白山西麓的小县城,因储量丰富的矿泉水资源而备受瞩目,也因此在十几年间发生着巨变。

矿泉争夺战

在竞争激烈的瓶装水市场,水源地不仅成为各大水企宣传的噱头,更成为决定产品质量的关键。

农夫山泉宣传时反复提到千岛湖;昆仑山矿泉水宣称出自6100米高海拔、无污染水源;恒大冰泉则强调自己搬运的是长白山3000万年天然矿泉。

“消费者首先认的是水源地,然后才是品牌。”靖宇当地一家小水厂的老板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中国的长白山地区,与阿尔卑斯山区、高加索山区并称为世界三大优质水源地。作为该地区天然矿泉集中地之一,靖宇自然成为各大水企争夺矿泉资源的要冲。

2000年,农夫山泉在靖宇建立东北地区最大也是当时唯一的矿泉饮品生产基地。随后,娃哈哈、康师傅、恒大冰泉等纷至沓来。在横穿靖宇天然矿泉水水源保护区的靖白大道两旁,厂房林立。

2014年4月,靖宇县白浆泉的矿泉水探矿权以5万元起拍、1.5677亿成交,成为史上拍卖价格最高的矿泉水探矿权。这被业内解读为水企“水源地争夺战”大幕拉开。

“谁也没有想到会卖到这么高的价格,这说明水企很看重水源地的价值,争夺厉害。”靖宇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本刊记者,“天价泉眼”事件使得水源争夺战日益公开化,很可能带来难以预测的“蝴蝶效应”。

随着水源地争夺加剧,当地政府审批也更加谨慎严格。“以前我们求着人家来,现在是不请自来。有些人已经看到这些矿泉值大钱,就不着急卖了。”上述官员说。

靖宇县矿泉水资源开发办公室向本刊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靖宇境内共发现矿泉47处,已开发利用28处。除去那些并不具备开采资格的泉眼,靖宇境内的矿泉开发早已超过50%。

据当地官员介绍,恒大冰泉除最初购买的银龙泉外,目前已取得四海泉的采矿权,另一处泉眼也正在协商购买中;依云负责人已四次前来考察,寻找合适的矿泉水源地投资建厂。而在临近靖宇的另一个矿泉集中地抚松县,包括农夫山泉、恒大冰泉在内的水企都已纷纷购买泉眼。

同地不同“水”

2001年4月,吉林省政府批准建立“长白山天然矿泉水靖宇水源保护区”,成为我国第一个为保护天然矿泉水资源而成立的省级保护区;2012年1月,国务院批准建立“吉林靖宇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饮用天然矿泉水》国标以及《天然矿泉水地质勘探规范》,都对矿泉水源地的保护作了细致规定。靖宇矿泉水水源保护区管理局给本刊提供的材料中说,该地已采取了多重举措,包括迁出保护区内全部村民和无关企业、建立常态巡查制度、实施远程在线监控等。

本刊记者在保护区走访发现,所有水企的矿泉水源地都有相应的保护措施,泉眼上方均盖有建筑物将其保护起来。不过,由于各水源地位置不同,其保护环境也存在差异。

娃哈哈的水源地五龙泉,位于靖白公路一侧,距主干路约200米。五龙泉虽有一座院落围护,但在其附近不足300米的距离就有村民聚居地,且聚居地后有一条污水沟,与五龙泉附近的水源地仅隔一道人为堆砌的土坡。

本刊记者还发现,即使矿泉水源处于同一地区,各企业的产品也不尽相同。农夫山泉在靖宇生产的多数为饮用天然水,而恒大冰泉、康师傅等生产的则是天然矿泉水。“天然水包括天然矿泉水,矿泉水可能在后期加工中添加了矿物质,但是天然水是纯天然的,没有添加任何物质。”农夫山泉靖宇水厂经理马铭阳向《瞭望东方周刊》解释。

2013年曾沸沸扬扬的农夫山泉“标准门”事件,涉及的正是上述饮用天然水及其执行的企业标准。除了天然水,本刊记者在农夫山泉靖宇水厂还看到了包括水溶系列在内的其他饮品。

娃哈哈靖宇生产基地生产的,既非天然水,也非矿泉水,而是纯净水。白山市国土资源局一官员向本刊记者透露,娃哈哈厂区在矿泉水的处理工艺后专门加上了纯净水处理设备,以生产纯净水。该官员说,曾有外国厂商来此考察,对这种情况表示不解,“这纯粹是糟蹋了这么好的水源。”

而根据《吉林省饮用天然矿泉水资源开发保护条例》规定:经鉴定的矿泉水水源不得生产纯净水等非矿泉水饮品;用经鉴定的矿泉水水源生产纯净水等非矿泉水饮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其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会同有关部门查封生产设备和工具。

保护区内任意排污

“以前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污染,现在靖白公路两旁到处都能看到污水。”住在靖宇矿泉水源地保护区附近的一位村民说。

目前在保护区内至少有娃哈哈、康师傅、农夫山泉、恒大冰泉、天士力五家大型水企,这些日产千吨以上的水企,每天产生的废水量不得而知。

按照长白山天然矿泉水靖宇水源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印锡的说法,管理部门要求各水企将污水全部输送至靖宇县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后方可排出。但是,农夫山泉工作人员给本刊记者的答复并非如此——“我们的污水都是在厂区里处理后,通过暗渠排放到生产基地旁边的小河里。”

在保护区走访,本刊记者注意到,一些企业的生产污水都径直通过管道排放在保护区内,似乎无明显的处理措施。

在天士力生产基地外围,记者发现了六处口径不一的排污口,其中五处管道直径约42cm。这些排污口中的五处设置在厂区围栏外,污水由厂区直接排出。因该厂区与靖白公路有约百米植被浓密的缓冲带,所以外人在不靠近厂区的情况下很难发现污水口。另一处排污口临近靖白公路南侧,管口被树枝遮住,仅见不断流出的浑浊污水。

在娃哈哈生产基地外围,本刊记者也发现了两个直径约40cm的排污管道。管道分别位于厂区大门靠近靖白公路的南北两侧,直接由厂区接出,上部均被绿色草坪覆盖。其中一处管道流出的污水颜色呈深灰色,散发着阵阵恶臭。上述两个排污口流出的污水,经过一个涵洞直接排到靖白公路另一侧,而离该侧污水河道不远处就是娃哈哈的水源地五龙泉。

除此之外,在娃哈哈厂区西南侧,本刊记者还发现了一个稍显隐蔽的污水坑,坑内的水颜色泛黑,且有许多固体漂浮物。更令人吃惊的是,该污水坑内的水经由厂区围栏内一排污河道直接流出,两者甚至形成了一条无法估测长度的污水带。

与上述两家企业直接往公路两侧排污不同,本刊记者在康师傅生产基地的靠公路一侧并未发现任何明显的排污管道。但在其远离公路的两个生产基地中间地带,有一条充斥污水的河道。

就整个矿泉保护区而言,在靖白公路两侧,成片成带的污水随处可见,且都距离厂区不远。

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以及《吉林省自然保护区条例》的规定,自然保护区内禁止砍伐等活动。但本刊记者在走访中曾亲眼看见有满载成木的货车从保护区内驶出。

还能开采多久

按照行业研究机构中商情报网的统计,我国矿泉水消费量正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以此推算,2015年矿泉水年消费量将达约2500万吨。业内最大的担忧在于,水企为了增加产量而盲目加速开发,是否可能导致矿泉水资源的枯竭以及水源地生态环境的恶化。

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常务所长赵飞虹曾多次受邀到水企参观,她的直观感受是很多企业对矿泉水开发似乎并无节制,“企业盲目扩大产量,却从不考虑后果。”

这样的情况在靖宇同样存在。靖宇的矿泉水开发始于上世纪80年代,2000年后渐成规模。2004年,靖宇划定了7.4平方公里的矿泉水产业园区。经过十年发展,到2014年年底,矿泉饮品企业预计将达15家,可实现产量150万吨、产值20亿元。

与之相应,聚集在靖宇矿泉水源保护区的各大水企都在新建厂房、扩大产能。2007年和2010年,农夫山泉先后进行了二期和三期(一)扩建;2014年初,其三期(二)工程也正式开建。届时,农夫山泉在该地将拥有14条生产线,年产能达200万吨。

恒大冰泉生产基地,也已启动二期年产160万吨工程的建设。半个月前,恒大冰泉与欧洲13国签订供水合同,这预示着其产能还将近一步扩大。

此外,2014年,靖宇县还将重点新上“普提金”年产100万吨、“天泉”年产50万吨、“醴云”年产20万吨3个矿泉饮品项目和“瑞富德”年产10万吨饮料项目、“娃哈哈”二期年产20万吨两个续建项目。

不过,在靖宇,无论地方官员还是普通民众,多数人对于矿泉水超采的担忧似乎并不存在。

“矿泉水是一个不断补充、循环的过程,不可能出现水源枯竭的情况。再者,我们对于企业的开采量是有严格要求的。”李印锡说,管理部门要求企业仅能开采泉眼出水量的70%,剩余的30%必须用来补给,以保证水的循环。

本刊记者曾尝试向保护区管理局索要靖宇县内各个泉眼的出水量以及开采量,但遭到拒绝。“靖宇的矿泉都是自涌泉,只能等泉水自身往外溢,也就是说不可能出现人为抽水的情况。”马铭阳说。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靖宇县内可开发的泉眼几近饱和,剩余的泉眼或是不具开发能力或是地处偏远。但是,这里的多数水企却都在不断扩建、增产。这样的矛盾究竟如何解决?

许昌定制工作服

嘉兴订做工服

合肥西服定做